$$视频$$
当前位置> 名人网 > 站内动态 > 正文
献给在淞沪抗战中牺牲的客籍英烈
加入时间:2015-07-13 01:38:33  来源:名人网 责任编辑:朱强

碧血英魂
       ——献给在淞沪抗战中牺牲的客籍英烈

                               作者:丘峰 汪义生

日历悄无声息地更换衣裳

又是一年早春时光

我循着七八十年前

客家子弟兵北进之路

跨过万水千山

从梅州来到上海

来到当年战场遗址寻访

南来的大雁

鸣叫着掠过长空

捎来故乡亲人

对英烈的思念

我点燃一炷心香

祭奠烈士英魂

打开一瓶家乡的娘酒

洒在浸透烈士鲜血的土地上

万里长江的入海口

烟波浩淼沧海茫茫

洁白的海鸥舒展双翼

在海天之间自由翱翔

江畔矗立淞沪抗战纪念馆①

馆藏的泛黄文档

引领我走进七八十年前的战场②

耳畔顿时响起

惊天地泣鬼神的乐章

我看到

面对侵略者的残暴

中国军人像山一样伟岸

面对侵略者的骄狂

中国军人钢铁般的坚强

我在庙行纪念村凭吊

我在一•二八死难烈士纪念碑前瞻仰

我来到罗店寻找惨烈的“血肉磨坊”

我登上吴淞要塞的台阶

我站在苏州河上

眺望昔日的四行仓库

我找到宝山老城厢

姚子青营孤军奋战壮烈殉国的地方

……

久久伫立在昔日淞沪抗战战场

我陷入了沉思默想

 

从南迁到北上

淞沪抗战纪念馆里

一张残损的《阵亡烈士通知书》

把我的思绪引向千里之外的客乡③

八十多年前

军营里集结号吹响

一支正义之师整装待发

挺进北上

目的地

——面临日寇侵犯的上海

此时

两个屈辱的字眼

——南迁

浮现在出征将士的心上

时光倒流数千年

龙的传人

从远古走来

勤劳睿智

筚路蓝缕

创造的文明灿烂辉煌

也经受了数不尽的磨难

面对厉兵秣马的胡人

他们显得太过斯文儒雅

如同一群任人驱赶的羔羊

昔日南迁

承载一个特殊民系的悲

客家人千年迁徙史④

字字血泪  页页忧伤

为躲避兵灾

挥泪告别河洛原乡

扶老携幼去南方

脚步疲惫 神情焦虑

眼里充满恐惧和迷惘...

今日挥师北上

昭示一个民族的觉醒

中华从孱弱走向坚强

威武之师

步履铿锵

眼里闪耀勇敢坚定的光芒

透过漫卷的历史风云

审视沉甸甸的千年南迁史

客家的字典里融入了新元素

斯文儒雅之中

淬入了血性阳刚

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好男儿敢于担当

上海距离赣南、闽西、 粤东

迢迢千里

对于许多客籍军人

上海只是一个地理概念

生平从未到过那个地方

远离战火的赣闽粤边区

一派宁静的田园风光

然而客家子弟深知

没有了国

哪里还有家

上海是神圣的国土

保卫上海

就是保卫家乡⑤

谁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

大踏步北上的军队

在向全世界宣示

中国顶天立地 绝不会亡

大军一路北上

他们入伍从戎

并非别无选择

他们穿上军装前

有的是

脱下长衫不久的学生

咿呀学语时就会唱

“月光光  秀才郎

骑白马  过莲塘”

憧憬着谋取功名

为祖宗增添荣光

有的是

山野农夫

他们过的是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勤劳朴实 埋头苦干

对生活没有太多奢望

只希冀猪满圈粮满仓

一家老小和和美美度时光

有的是生意人

企望凭藉智慧勤勉

“生意兴隆通四海

财运茂盛达三江”

有的是海外华侨子弟

祖辈闯荡南洋

“南洋好 南洋好

一年四季春不老”

从小长在异域他乡

如今国难当头

他们响应祖国召喚

把守土保种的神圣职责

自觉担在自己肩上⑥

……

浩浩荡荡的客家将士

告别祖宗牌位

告别父老乡亲

告别妻子儿女

告别温馨的家园

抓一把故乡土啊

在身上紧藏

他们扛起枪 上战场

北上 北上 北上

 

同仇敌忾

北上大军 尘土飞扬

在上海星夜紧急布防

将士们心中默默祈祷

祈求命运之神助我打胜仗

保佑平安回家乡

家中有高堂要孝敬

家里古旧的祠堂要修缮

家中有妻儿要赡养

然而

当豺狼伸出滴血的魔爪

当同胞在蒙难

当国土在沦丧

将士们个人和家族的一切

统统都抛进了黄浦江

黄浦江畔,吴淞码头

日寇海陆空齐发

疯狗吠日般狂妄

“东亚病夫中国

不堪一击

4小时占领上海”⑦

战云密布 军情危急

我弱敌强 敌人疯狂

日机在闸北狂轰滥炸

街区夷成平地

商务印书馆着火

文化宝库付之一炬

商贾云集的繁华闹市化为焦土

机器隆隆的工厂变成废墟

热闹的火车站成了残垣断壁⑧

孩子在炸死的母亲身上哭号

怒火中烧

咬碎钢牙

上海是中国的土地

岂容日寇逞凶狂

刀出鞘 枪上膛

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一场

残暴的侵略者一路烧杀抢

婴儿被挑在刀尖上

孕妇被刺穿胸膛

兽兵发出地狱里恶鬼的狞笑

远处地平线上

村庄腾起烈焰

燃起冲天火光

滚滚黑烟遮蔽了长江口

着火的不是家乡的围龙屋

可一样是骨肉同胞的祖屋

难民们扶老携幼

饥寒交迫流离失所

一双双惊恐的眼神

与千年前客家先民南迁时情景

何其相像

吴侬软语的哭诉

字字血 声声泪

打断骨头连着筋

激起北上将士仇恨满腔

长江口的吴淞要塞

成了血与火的战场

北倚长江东临大海

扼黄浦江咽喉

望东边的扶桑

自古便是兵家必争的战场

敌人的航母

鬼影幢幢从海上逼近

舰载机在空中俯冲轰炸

暴雨般的炮火中

要塞一片火光

一寸山河一寸血

人在阵地在

滩头躺满侵略者的尸体

将士们用简陋的武器

把吴淞锻造成铁壁铜墙

天寒地冻 寒风刺骨

在冰冷的战壕里

士兵们枕戈待旦

北上将士不是孤军⑨

黄浦江畔掀起反日罢工浪潮

市民爱国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仅着单衣的岭南将士

穿上了上海市民赶制的棉衣

同胞的热忱声援

激起爱国将士豪情万丈

我一次次在宝山庙行寻访

这里的一•二八纪念路、纪念村

无名烈士纪念牌坊⑩

见证了淞沪抗战中最惨烈的一仗

名不见经传的庙行村落

成为整个战役举足轻重的地方

此处一旦失守

敌军将掐断我南北补给线

包抄吴淞重镇

我军便腹背受敌

陷于被动挨打

钢铁将士坚守阵地

以血肉之躯殊死抵抗

顶住了日寇飞机、大炮、坦克

轮番攻击

阵地前的硝烟

把将士们的眼睛熏得通红

拧开水壶里头还有半壶茶

用家乡的茶叶冲泡

里面有家乡的味道

有家乡父老乡亲的嘱咐

接过来,传过去

㖭一滴润润唇

喝一口润润嗓

浑身上下增添无穷力量

冒着浓烈的战火

剌刀插上了钢枪

奋勇跳出战壕

呐喊着杀向敌群

前面的战友倒下

后面的又紧跟着冲上

骄横跋扈的侵略者

在不怕死的铁军面前

目瞪口呆 惊恐万状

三易主帅仍一筹莫展⑾

庙行大捷震惊世界

令中国人民斗志昂扬

这一年冬天

江南的梅花

为来自梅乡的客家子弟怒放

铁骨铮铮的虬枝上

玉雕般的花朵吐露幽幽芳香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一定强

卢沟桥的炮声在神州震响

平津危急

华北危急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为民族的独立和自由

难忘的一九三七年

日本铁蹄再度践踏上海

客家子弟兵再度北上

怀着无比崇敬之情

我来到闸北八字桥

在黄梅兴将军的地方

献上一束鲜花⑿

一九三二年的一•二八

黄将军率领客家将士

在上海重创日寇

明知有虎

偏向虎山行

一九三七年的八一三淞沪会战

黄将军再度来到这座城市

又是在战火纷飞的闸北

带着与日寇不共戴天之仇

黄将军身先士卒 奋勇当先

冒着敌人炮火和飞机轰炸

连克敌军十余个堡垒

一颗罪恶的炮弹在身边爆炸

黄将军高喊“杀――”

虎眼怒瞪 目视前方

魁伟的身躯轰然倒下

他的灵魂却腾空而起

化作民族的脊梁

闸北八字桥见证

这位名将不屈的形象

宝山临江公园

姚子青营抗日牺牲处⒀

我轻抚着抗日纪念碑

触摸着沉默的历史

姚子青率领六百客家子弟兵

奉命死守孤城宝山

截击敌寇 巧妙周旋

全营坚守七昼夜

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

不屈不挠 殊死抵抗

城墙下

堆满了丑陋的日寇尸体

发狂的敌寇轰塌了城墙

弹药耗尽 援军未到

敌寇从城破处涌入

将士们紧握上了刺刀的枪

扑向敌群

全营阵亡

没有一个人投降

我站在上海苏州河畔

在一片美仑美奂的高楼中

那座灰色的建筑毫不起眼

悠悠时光

随苏州河水日夜流淌

而“八百壮士”的光荣史迹⒁

至今仍在坊间传扬

八一三淞沪抗战

在一片楼宇的海洋

四行仓库 英雄的名字

成为一艘英勇的战舰

一根血性的桅杆上

一面不屈的国旗

在万民欢呼声中高高飘扬

谢晋元

中国战神

率领八百壮士

坚守四行仓库四昼夜

八百颗心掏出来

燃成一团火焰

宁战死不退让

宁战死不投降

四行仓库

是钢筋水泥构建

更是用勇士的血与肉筑成

炮火在四面八方轰响

四面八方都有豺狼

阵阵硝烟散去时

敌寇等来的

 不是乞降的白旗

而是仇恨的子弹

孤军并不孤独

这座城市的工农学商

携起手来共同救亡⒂

为我军将士募集粮饷

运送弹药救护伤员

在激烈枪炮声中

一幅少女涉水送来的国旗

在四行仓库战火中迎风飘扬

激昂的爱国歌声

响彻苏州河畔

响彻浦江两岸

中国不会亡

中国一定强

 

永垂史册

在淞沪抗战纪念馆

雄浑的钟声敲响

为殉国的英烈祈祷

警醒世人

毋忘国耻  以史为鉴

我登上高高的纪念塔

波涛滚滚

海风浩荡

思绪飞扬

当年 

客籍将士开赴这座城市

正是中华大地最黑暗的时候

也是这座城市最屈辱的时光

自鸦片战争起

列强仗着坚船利炮

轰开了天朝封闭的国门

中国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

《南京条约》

《天津条约》

《马关条约》

……

像章鱼的吸盘

像无情的绞索

贪婪地吮吸中国膏血

扼杀华夏民族的生机

国难深重政府腐败无能

一次又一次可悲的兵败

海棠叶状的中华版图

一次又一次遭受蚕食侵吞

东方文明古国

被撕开一个个血淋淋的伤口

曾经的显赫与辉煌

掩不住满目痍疮

九一八的枪炮声

中华民族直面生死存亡

肩负着民族希望

中国英勇的将士们

不惧强敌 绝地反击

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

为这座阴柔有余的城市

淬入了血性与刚强

江南的吴侬软语中

从此平添了几分铿锵

有人说

淞沪会战中国军队失利

我们英勇的将士

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以自己燃烧的热血

给侵略者予以沉重打击

激励国人誓死抵抗的决心

我们英勇的将士

以誓死如归 气壮山河的豪气

向叫嚣“4小时占领上海”

“3个月灭亡中国”的日本鬼子

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黄梅兴

姚子青

谢晋元 

浩浩英魂

化作雪亮的闪电

化作惊天动地的霹雳

挟着锋利的寒光

向鬼子的头上呼啸劈去

拥有这种精神的民族

永远不会亡

一九三二 一九三七

两次淞沪抗战

向世人宣告

有一种撤退实质是胜利

有一种占领实质是失败

中国军人

不愧为英雄的军队

美丽上海

不愧为英雄的城市

两次淞沪抗战

向全世界宣示

中国军人

视死如归 义薄云天

树立起中华民族的国际威望

我佇立在无名烈士纪念碑前

面对三千无名英烈亡灵

浮想联翩 心潮激蕩

他们每个人

原本都是有名有姓的

在惊天动地的炮火中

在如林的弹雨中

他们的肢体容貌无从辨认

他们的姓名身份无从知晓

他们用自己只有一次的生命

去换取国人好好活着

对与父母、妻子、儿女

他们是家庭的全部

由于他们的死去

这些家庭从此不再完整

今天 我们要真诚地抚慰他们的亡灵

面对三千无名英烈亡灵

引发了我的种种遐想 

有的烈士或许是淳朴的村夫

有的烈士或许是风华正茂的书生

有的烈士或许是海外华侨

有的烈士或许入伍前在经商

……

当他倒下的那一刻

他们眼里闪现的或许

是客乡梯田里的庄稼

是围龙屋祠堂前的石笔

是南洋一望无边的胶林

是机器隆隆的工厂

……

他们在阵地前倒下的那一刻

应该有很多各自的愿望

或许有的人最后的愿望

只是想看一眼十里洋场大上海

看一眼钢筋水泥的森林是啥模样

万恶的小鬼子太可恨

这辈子都没能上回大世界

站在哈哈魔镜前瞧一眼

没能登上二十四层国际饭店

往下看看人世间的万千气象

……

为国捐躯的英烈

我要告诉你们

今天的上海

已不是旧日的模样

整座城市

像一幅美丽的织锦

处处充满生机和活力

街道如密集的蛛网

瑰丽的云霞

在摩天楼的半腰飘荡

列车在地底风驰电掣奔忙

上海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

从未有过今天这样的升平景象

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在这伟大的纪念日

历史记住了 记住了

为它献出鲜血和头颅的志士

英烈的名字

镌刻在闹市的纪念碑上

和这座城市融为一体

载入世界反法西斯光荣史册

从伟大的淞沪抗战

我又想到气吞山河的

长城保卫战

台儿庄大捷

武汉会战

长沙会战

平型关大捷

缅甸远征战役

……

这首小诗

献给伟大的淞沪抗战

也献给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每一场气壮山河的抗战

这首小诗

献给淞沪抗战牺牲的英烈

也献给所有为国捐躯的抗战英烈

英烈的忠魂

结晶成璀灿的琥珀

熠熠闪光 永远永远

 

尾声:迎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万里长城永不倒

千里黄河浪滔滔

挺住了

我们这个灾难深重的民族

挺住了

怀着百年忧患

带着累累创伤

我们挺过了战火

挺过了贫困饥饿

挺过了动乱迷惘

终于迎来扬眉吐气的好时光

世界上所有文明古国中

中国重新崛起是第一例

在人类发展史上堪称破天荒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

中国保持全球第一的发展速度

占据世界第二的经济总量

今天仍迈着巨人步伐前进

高傲地屹立在世界东方

在国际事务中

产生了重要影响

这个世界变得太快

快得令人有些迷茫

就像这座城市

已变得让人认不出来

昔日的一切

仿佛都改变了模样

一些昔日神圣的东西

被岁月侵蚀得支离破碎

血写的历史

被现实颠覆、解构了

显得有几分荒唐

在一些人眼里

一切都是假的

然而我要说

不管世界怎么变

有些东西

是不该变的

也是不能变的

比如

对祖国的忠诚

对英雄的景仰

在强敌的大炮、战机、坦克前

以血内之躯

筑起坚不可摧的钢铁城墙

天涯芳草埋忠骨

何须马革裹尸还

他们的肉体消失了

精神永远不灭

为了挽救民族危亡

他们长眠在上海土地上

面对生与死的考验

面对铁与火的洗礼

他们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他们生是一首歌

死也是一首歌

一首正气歌

在万里云天唱响

这样慷慨赴死的英烈

我们怎能把他们遗忘

守护英烈精神

就是守护民族魂

值此深刻转型时代

我们要冷静地思想

光有鼓鼓的钱囊是远远不够的

光有经济总量是远远不够的

一个人不能没有灵魂

没有灵魂无异于行尸走肉

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血性

丧失血性

终将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一个国家的国民

不能没有精神追求

不能没有儒雅的情操

不能没有崇高的理想

不能没有勇于为国捐躯的民气

重温那段悲壮的历史

就是要重新点燃信仰和理想

将历史的营养输入当代心灵

让子孙后代

继承发扬前辈的荣光

只有这样

才能使我们国家

成为受世人尊敬的国家

才能把我们祖国

真正建设得繁荣富强

才能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

可敬的英烈

安息吧

你们的理想

我们永远不会遗忘

注释:

⑴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位于上海市宝山区友谊路1号,于2000年对外开 放,是一个全面反映抗战时期发生在上海的两次重大战役“一•二八”、“八一三”淞沪抗战和上海人民14年抗战史实的专题纪念馆。纪念馆所在地濒江临海,曾是原宝山县县城旧址,也是两次淞沪抗战的主战场。建筑面积达3490平方米,塔高53.6米,共12层。其中塔基部份分为三层,是纪念馆的主要展览区域,面积近2000平方米。

⑵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了转移国际视线,并压迫南京国民政府屈服,于1932年初在上海不断寻衅挑起事端。1月28日晚,突然向闸北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发起了攻击,随后又进攻江湾和吴淞。十九路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率领下,奋起抵抗。2月14日,蒋介石命令由前首都警卫军87、88师和教导总队组成第五军,任命张治中为军长增援十九路军参战。十九路军和第五军并肩作战,取得了庙行大捷、吴淞保卫战等胜利,给予日军以沉重打击。3月1日,日军援军在我军防备薄弱的浏河一带登陆,形势逆转,我军被迫撤退到第二线防守。3月3日,在英、美、法等国“调停”下,双方宣布停战。“一二八”淞沪抗战,双方参战军队:日军约7.7万人,中国军队5万人。据中方战报公布,此战中国军队一共毙伤日军3,091人,我方总伤亡14104名。中国军队虽然武器装备远不如敌军,然而前赴后继,不怕牺牲,屡挫强敌,迫使日军三易主帅,增强了中国人民抗战的信心,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在中国的抗日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荣的一页。
1937年8月13日,中日淞沪会战开始。日本军先后调集30余万兵力,动用军舰30余艘,飞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大举进犯上海。中国军队先后调集70余个师70余万兵力,舰艇约40艘,投入战斗,这是抗日战争中国正面战场规模最为庞大的战役之一。经过浴血奋战,中国军队毙伤日军4万多人,自身伤亡25万人,坚守上海达3个月之久,激战一直持续到11月11日丄海沦陷。虽然淞沪会战以我军失利结束。但是却延缓了日军侵略进程,打破了其统帅机关“速战速决”战略的迷梦。因此不失为一次中华民族的热血抗战史上辉煌的一幕。

⑶“一•二八” 淞沪抗战的参加战部队十九路军、“八一三”淞沪会战参战部队的将士,客家子弟兵是主力军。

⑷客家先民历经西晋永嘉之乱、东晋五胡乱华,唐末黄巢之乱,宋室南渡,中原汉族大举南迁。历经千年,陆续迁入南方各省,在与外界相对隔绝的状态下,经过千年演化,最迟在南宋已逐渐形成一支具有独特方言、风俗习惯及文化形态、影响深远的汉族民系。

⑸赣闽粤边区山高林密。八年抗战期间,大部分地区未遭日本兵侵扰。而据不完全统计,有几十万客籍子弟兵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

⑹1932年“一•二八” 淞沪抗战爆发后,梅县归侨周辉甫在上海组织华侨义勇军大刀队,活动于淞沪一带奋勇杀敌,建功良多。据不完全统计,当年回祖国参加抗战的广东籍华侨有四万多人。见邓锐《梅州华侨华人史》中国华侨出版社2010年出版。

⑺1932年1月28日晚上,日军二千余人按预定计划向闸北地区发动突然袭击。日本驻沪海军司令盐泽幸一狂妄地叫嚣:“4个小时结束上海战事”。

⑻1月29日凌晨,日机由航空母舰“能登吕”号起飞,对闸北、南市一带狂轰滥炸,市街到处起火。上午10时左右,日机投掷的炸弹,炸毁了北火车站和商务印书馆总厂和东方图书馆,火焰漫天。包括众多古籍善本在内的30多万册馆藏图书被付之一炬。使我国遭受巨大的经济和文化损失。

⑼“一•二八”抗战爆发后,上海市民立即掀起轰轰烈烈的支援抗战热潮。工人组织了反日罢工委员会,发动日商纱厂4万多工人举行大罢工。全市商人按照市商会的通告,实行罢市御侮。各界知名人士紧急组织了“上海市民地方维持会”,各社会团体成立了“上海各团体救国联合会”,大力支援前线,为抗日将士募捐御寒衣物。宋庆龄、何香凝等亲赴前线慰问抗敌将士,设立伤兵医院。各界还纷纷组织义勇军、敢死队,协助十九路军作战。

⑽为纪念“一•二八”淞沪抗战庙行战役阵亡的三千名忠烈,于1936年在宝山庙行兴建无名英雄陵墓。陵墓呈梯形结构,高十余米,正门上方,镶嵌着一块匾额,上书“义薄云天”四个大字。“八一三”淞沪会战后,陵墓被侵华日军炸毁。1998年,宝山区人民政府在泗塘第二中学内新建“一•二八” 淞沪抗战无名英雄纪念碑。

⑾“一•二八”淞沪抗战,中国军队英勇无畏,重创日军,日军增派大量兵力,并领阵先后撤换了盐泽幸一、野村、植田谦吉三任指挥官

⑿黄梅兴,梅县平远乡东石坳上乡人。毕业于黄埔军校第一期,曾参加革命军东征、北伐。在1932年的“一•二八”淞沪抗战中,黄梅兴任88师264旅副旅长兼825团团长,曾与日军在上海多次较量,勇猛异常,屡建奇功,敌人称之为“黄老虎”。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后,黄梅兴率领264旅参加闸北八字桥战斗,临危不惧,与日寇殊死搏斗。8月14日,黄梅兴指挥部队连续攻破十几个敌堡。在进攻敌固守的据点时,遭遇从吴淞口日军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敌机以及舰炮的猛烈轰炸,不幸被日军炮弹击中,壮烈殉国,年仅41岁。这是抗战爆发后最早为国捐躯的将领。民国政府为表彰黄梅兴的英勇献身精神,追认他为陆军中将。1938年3月12日,毛泽东在延安各界举行的悼念抗日阵亡将士的大会上发表演说,高度评价黄梅兴、姚子青等抗日烈士,称他们是全国人民崇高伟大的模范。

⒀姚子青(1909-1937) , 广东平远县人。 “八一三”淞沪抗日战争爆发,九十八师二九二旅五八三团第三营营长姚子青于8月31日进驻宝山阵地。从9月1日起,日军集中军舰、飞机、坦克向姚营阵地发动猛烈进攻,姚子青指挥全营迎头痛击,打退了日军多次进攻。7日,日军源源增兵围困宝山县城,用炮轰毁县城东南角后蜂拥而入,激战中姚营官兵与日军肉搏,全营六百官兵全部阵亡,为国捐躯。当年,著名电影导演徐苏灵、蔡楚生根据姚营事迹,拍摄了《孤军喋血》、《血战宝山城》两部电影,在国内及港澳南洋等地放映。1995年8月13日,宝山人民在临江公园为姚子青营立纪念碑。 

⒁10月,江湾和闸北的中国军人为了避免被日军包围,撤退到苏州河以南,仅留第88师的一个营由团副谢晋元指挥,掩护大部队撤退。谢晋元率领第一营四个营的八百士兵据守闸北光复路四行仓库,与日军浴血奋战四天四夜,歼敌一百多名,于10月31日凌晨奉命冲破敌阵,撤退到租界。谢晋元的一营守军得到上海人民大力支持,当时被誉为“四行孤军”。

“八一三”会战爆发后,浦江之滨立即兴起救亡热潮。上海工人为抗日部队运送弹药和伤员;大中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奔赴前线救护伤兵,或走上街头进行宣传募捐;文化界出版抗战刊物,演出抗战戏剧,创作救亡歌曲;工商界踊跃认购救国公债,并积极生产、提供军需品。上海各界群众还积极开展了国民对日经济绝交运动,在经济上给日本帝国主义以沉重打击。

 

2014年11月20日初稿于梅州
2015年6月15日5:55定稿于上海


站内动态
加载中……
 广告位 联系电话:021-66832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