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当前位置> 名人网 > 天南地北 > 正文
执着也是一种力量——我在上海当区长
加入时间:2016-06-26 21:32:41  来源:海派文化报 责任编辑:叶子

执着也是一种力量

——读李伦新散文体自传《我在上海当区长》

□朱少伟

 

 

最近,李伦新的《我在上海当区长》由文汇岀版社出版。这位老作家虽然把自己的新著定义为“连续性的随笔集”,但它却更像一本别具风格的自传,真实记录了他在担任区长期间的甜酸苦辣:辛劳与砥砺、探索与奋进、改革与创新、收获与体会。

李伦新是上海解放后第一批青年文学创作小组成员(曾任副组长),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就发表了短篇小说《闹钟回家》《青春的火焰》《开除》《离别》等。正当他得心应手,准备在文学创作方面有更大作为时,命运却同他开了个极大的玩笑:19583月,突然被打成“右派”,从机关下放到郊区;19605月,又被送往外地劳动,一待便是19年。他饱经风霜,意志未消沉;历尽坎坷,理想未放弃,其间还创作过《父与子》等文学作品。在获得“平反与落实政策”后,他又迎来温暖的春天,又能与文学再续前缘,并由衷感慨:“文学梦怎么会这样令人痴迷心醉……我其实一直怀着作家梦,写作是我的真正人生追求。”不久,他成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和上海市作家协会理事。1987年春,我经过一位老作家介绍前去拜访,他已当选为南市区区长(后来又任区委书记),恰好利用午间小憩在办公室里“爬格子”,于是彼此稍作寒暄即有很投机的话题。那时,随着市场经济大潮涌动,作家之中不少人竞相“下海”,不少人则开始显得浮躁,他作为难得有闲的地方“父母官”却依旧钟情文学,这对我无疑是一种鞭策。

1993年春,李伦新调任上海市文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仍然未忘记我这个后辈,曾多次慷慨赠书。有一天,我携拙著登门求教,意外地发现他的书斋“乐耕堂”内摆满各式各样的牛玩意:铁铸的水牛、黄杨木雕的黄牛、玻璃制作的荷兰乳牛、贝壳制作的牦牛、屹立于砚台上的小石牛……面对着它们,我顿时晤透其常用笔名“耕夫”之含义。后来,他在自己的一本散文随笔集序中谈及:“我写文章,就像老式农民种庄稼,一锄一锄地松土,一棵一棵地栽种,因为这是自留地,自个儿笃悠悠地精耕细作,总希望能有个好收成。在现实生活中有了感触,有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就会先打腹稿,构思成熟了,才动笔一字一字地写,尔后一遍一遍地修改……”我和朋友们都知道,他一直以鲁迅先生的名言“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为座右铭,并以“吃的是草,挤的是奶”自勉,在报刊开辟“乐耕堂随笔”、“耕夫随感”等有影响的个人专栏,得过“林放杂文奖”;因而,大家开玩笑说他的生肖不属牛,偏偏喜好都与牛搭界。我想,有了坚韧不拔的“牛劲”,再忙也能挤得出时间、静得下心来,这或许便是他在文学创作上高产的秘诀。历年来,我和朋友们就看到他出版的长篇小说《梳头娘姨传奇》《梦花情缘》《非常爱情》和中短篇小说选《上海爱情》,还阅读过他的《李伦新随笔散文选》《思辨墨录》《心海浪拍》《上海新话》《耕夫自选集》《船过无痕》、《明日玫瑰》《海浪花开》等散文集,加起来共有800多万字!

李伦新从上海市文联领导岗位退下来后,应邀出任上海大学海派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和文学院客座教授;10多年来,在弘扬海派文化方面卓有成效地做了大量工作,不仅每年筹办大型研讨会、汇编论文集,还主编了几十本“海派文化丛书”。与此同时,他仍然继续在“乐耕堂”做“精耕细作”的“耕夫”,散发着油墨香的《我在上海当区长》则是新的丰硕成果。

2014年春,李伦新曾推出第一本散文体自传《船行有声》,记述自己前半生的经历。上海市作家协会为此举行过座谈会,与会作家在发言中都给予肯定,并鼓励他接着写下去。于是,他又埋头完成了《我在上海当区长》,作为“续集”。该书亮相书店之际,朋友们打来电话说:“老李又有新著。他的创作与工作一样,都是那样的执着!”诚哉斯言,读完该书后我由衷感到:执着也是一种力量!

李伦新花费一年多时间,把自己“当选南市区人民政府区长以后的所思所虑、所作所为”写成《我在上海当区长》,同时也把自己在改革开放中的足迹留存于该书。他曾毅然经受特殊岁月的考验,欣然承受工作压力的磨练,如今又坦然面对历史老人的追问,平和的心境诚如书中“自序”所言:“人生犹如一次从此岸到彼岸的航行,行进过程中的种种声音,虽有高低之分、强弱之别,但都无不本真地记录了当时当地社会人文的真实情况……这令我感慨良多,想到这些都是不应该淡漠和遗忘的,我不会‘把我记忆上了锁’。”他那既曲折又精彩的履历,其实也折射出了执着。可以说,正是执着产生的力量,使他一直不屈服于困难,始终坚定地为理想而奋斗……

(作者:九三学社上海市委常委、《哈哈画报》主编)

 

天南地北
加载中……
 广告位 联系电话:021-66832599